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观察】中国足球海外力量,困境中的坚守者!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马德兴报道2023年刚刚进入下半年,几名先后被2001年龄段U22国奥队征召的海外小球员已经或即将踏上西征之途,开始新一轮的留洋闯荡,像上赛季在德国云达不来梅二队效力的李贤成与王博文早在国奥队结束香河的集训后第三天就重新踏上了德国之路;而何小珂也将重新奔赴西班牙。尽管这些年轻的小球员们无法像他们的前辈杨晨、范志毅、孙继海、武磊等相提并论,但他们却是困境中的中国足球的“星星之火”。U22国奥队在今年上半年前往克罗地亚与比利时拉练期间,教练组借助这一难得的机会,几乎将这些欧洲闯荡的适龄球员全部召入队中接受考察。尽管最终在9月出战巴黎奥运会预选赛时,究竟有几人能够归队参赛目前还是未知数。但是,由于这些在海外闯荡的球员绝大多数都是2003年龄段球员,虽然他们都身处欧洲的非主流联赛队伍中,但他们的坚守之于现阶段的中国足球却很有意义。①仅存海外球员亮相国奥年初,2003年龄段U20国青队备战3月在乌兹别克斯坦进行的U20亚洲杯赛时,当几名在欧洲闯荡的适龄球员如刘邵子洋、何小珂、贾博琰、王博文等均无缘备战大名单时,曾一度引起广泛争议。当然,因为U20国青最终闯入了八强,且只是在1/4决赛通过加时而输给了韩国队、未能如愿杀入四强,于是,围绕着这些海外球员缘何不入选的争议也就戛然而止。不过,当U22国奥前往克罗地亚后,由于球队远在欧洲,完全不像国内集训那样可以随时抽调球员,在球队出现伤病、人员紧张的情况下,就只能“就近”将这些海外球员临时征调入队。同时,教练组也正好可以对这些奥运适龄球员进行全面考察。所以,但凡是从国内走出去的小球员,几乎一个不落地都来到了克罗地亚或比利时,跟随国奥队参加训练、比赛。从最初的门将刘邵子洋到在克罗地亚效力的贾博琰,到在德国效力的李贤成与王博文,再到在西班牙的何小珂,全部都到国奥队报到过,甚至连属于99年龄段U24亚运队的适龄球员李浩然、下一个奥运年龄段即2005年出生的郑家骋也曾因为在克罗地亚效力而一度到球队支援,以帮助解决球队人员短缺的囧境。如果再加上去年下半年从西班牙赶到国奥队的黎腾龙,目前2001年1月1日或以后出生的球员,具备一定实力和水准、能够征召的几乎全部都已经征召过了。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在U20亚洲杯赛后正式前往西班牙马德里竞技俱乐部的门将李昊,虽然只是注册在U19青年C队,但因为俱乐部方面始终不同意放行,只愿意他在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放人,所以,国奥队在欧洲期间的三个月里,始终没有见到李昊。这也让国奥队教练组深感无奈。当然,李昊先前曾参加过2001年龄段在上海的集训,教练组因为了解其能力和水准,所以一心希望他能够到克罗地亚与国奥队进行合练,何况国奥队在守门员位置上也需要补强。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除了今年9月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期间有可能之外,李昊在9月之前恐怕很难参加国奥队的集训。但9月4日至12日,巴黎奥运会男足预选赛就将展开,李昊如果届时从西班牙赶回国内,不仅面临长途奔波之苦,还需要适应7个小时的时差,在最近两年来从未与球队有过合练的情况下,将其召回后立即安排其出任主力,教练组恐怕未必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在这种情况下,李昊如果想要代表国奥队参加奥预赛,恐怕就只能是希望国奥队在今年9月先出线拿到决赛阶段比赛参赛资格,然后争取在后面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与国奥队进行磨合,努力赶上明年4月的决赛阶段比赛,这才是比较现实的。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李昊还需要争取在西班牙多打上比赛,保持良好的竞技状态,不能像另一位门将刘邵子洋那样,因为长时间无法参加高水平的比赛,在加盟海外俱乐部后,竞技状态呈现明显下降之势,甚至身体还有些发胖。这也是为什么U20国青队当初放弃刘邵子洋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在今年3月下旬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期间,刘邵子洋就曾短暂到国奥队,但状态并不理想,只是在两场热身赛的最后时刻才被象征性地替换出场、参加比赛。②中国足球的“希望火种”除了上述提及的到国奥队参加集训的几名球员之外,还有像跟随国奥队前往克罗地亚后不久便租借前往瑞典超级联赛球会的艾菲尔丁。他们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国足球的“星星之火”。当我们在感慨近邻韩、日两国的球员不断在欧洲联赛尤其是最受关注的英超联赛中逐渐扮演主要角色之时,武磊一度成为“全村的希望”。但随着武磊去年返回中超,欧洲男足顶级职业联赛赛场上已经见不到中国球员的身影,相反,韩日球员的身影越来越多,而且越发年轻。不得不说,这与韩日两国足球的发展,尤其是稳定地进入世界杯大舞台有很大关系。在欧洲足坛的主流球会已经越来越认可韩日球员。而中国球员想要走出国门、立足欧洲联赛,道路似乎也越来越窄。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中国的年轻球员走出国门闯荡,生存也就更为艰难,但中国的年轻球员们依然还在逆流而上。因为立足海外,除了实力之外,更多地还是需要些运气,需要遇到对的球会、对的教练,给球员以机会。以贾博琰为例,从瑞士草蜢租借到克罗地亚杜布拉瓦队之后,在赛季前半段时间,贾博琰也没有获得更多的机会,只能代表U19青年队去参加当地的比赛。所以,去年下半年,当国奥队前往克罗地亚拉练时,贾博琰经常有机会到国奥队跟队训练或比赛。但在今年上半年,当国奥队在人员紧缺的情况下再次希望贾博琰能够到队时,贾博琰就无法再像去年下半年那样“随叫随到”了,只是在最后阶段跟队参加了与克罗地亚U24青年队的两场热身赛,原因就在于他获得了俱乐部一线队主教练的足够新任,哪怕是球队在保级的关键性比赛中,也会将贾博琰派遣进入首发阵容中。这可以说是贾博琰自身努力的结果,赢得了教练的信任,为自己闯出了一片新天地。所以,当记者询问贾博琰是否还会考虑租借期满后继续留在克罗地亚时,贾博琰直言“会是一个选项”。同样,在西班牙的何小珂结束了在萨瓦德尔U19青年队的合作后,下一步的选择也是留在西班牙,因为有职业队的球探已经明确相中了他,只是对方希望何小珂以转会的方式加盟,以便能够全力以赴培养,而不是租借形式。因为只有正式转会后,一旦培养成才,对方俱乐部才可能有所收益,才不枉费培养的心血。毕竟对方也是一家以转让青少年球员、获取转会费而生存的球会,这与国内完全靠母企业输血是完全不同的理念。坦率地说,由于这些海外小球员中,除了黎腾龙是2001年出生、李贤成是2002年出生之外,其他都是2003年龄段甚至是2004年龄段的球员,相比此番准备巴黎奥运会男足赛的2001年龄段球员来说,在年龄方面有些“吃亏”。未必能够在即将开始的奥预赛中担任重要角色,最多只能是一个“有益的补充”。但对中国足球的长远发展而言,这些球员如果能够在欧洲坚持下去,或许再过三四年,他们就将成为中国足球的“希望火种”。尽管没有人敢保证,他们未来肯定能够进入到五大联赛或欧洲其他顶级职业俱乐部球队中,但对目前尚处爬坡中的中国足球而言,他们就是“星星之火”。③有所“舍”才有所“得”“金元足球”时代,当初那些闯荡海外的球员在国内资本与金钱的诱惑之下,放弃艰辛的海外生活,选择回到国内“舒适区”。尽管他们得到了想要的待遇与条件,但在事业方面、专业方面,未能给中国足球更多帮助。但是,如今这些更年轻的球员有别于以往最大不同之处在于“自己想要”。记者在与这几名球员的接触中,一个深刻的感受就是:哪怕再苦、再不容易,他们依然坚定不移地选择前往欧洲或者是留守欧洲。譬如,就以上赛季租借到克罗地亚杜布拉瓦队的贾博琰为例,留洋态度很坚决。一个人在克罗地亚独立生活,衣食住行等全部都是自己一个人操持。国奥队方面也深知其不易,每每征求杜布拉瓦方面的意见、是否可以让贾博琰归队参加比赛时,会安排好车辆接送,甚至连饭都为其留好,这就可以省得贾博琰再花时间自己做饭。而当贾博琰离开时,球队会将吃剩下的、没有动过的专门打包好,让贾博琰带走。贾博琰拿回家后,只要稍微一加热就可以直接吃了,也是为他节省了日常的做饭时间。类似的还有99年龄段的李浩然。李浩然作为超龄球员,能够来到国奥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国奥队抵达克罗地亚后不久连续出现伤病情况,队内缺人手,甚至连训练中的对抗都无法正常展开。所以,临时与李浩然联系,后者在与所效力的俱乐部球队沟通后得到批准,于是到国奥队来帮忙。外界或许并不清楚,李浩然跟现在的几名2003年龄段小球员一样,数年前就已经来到欧洲闯荡,先是在比利时的安德莱赫特俱乐部梯队中效力,之后才辗转来到克罗地亚。所以,当他跟随国奥队一起前往比利时拉练、并前往安德莱赫特俱乐部基地训练时,几名曾带过他的安德莱赫特俱乐部的教练都很高兴,并与之交流。不过,很遗憾,李浩然在比利时拉练期间脚踝扭伤,没有机会参加更多的比赛。至于像后期到队的李贤成、王博文以及何小珂等更是如此,他们的留洋态度都很坚决。像李贤成与王博文两人已经到德国五年,起步阶段相当艰难,从打不上比赛到逐渐开始有比赛踢,再到慢慢全面适应德国的生活。何小珂在前往西班牙后,差不多有半年多时间只能跟随队伍参加训练而没有比赛资格,原因就是注册手续问题。但如今,这几人尽管在德国或西班牙都遇到了一些困难,但被问及接下来怎么办时,回答几乎完全一致,李贤成和王博文都表示坚决返回德国继续;何小珂也表示回西班牙继续闯荡!所以,李贤成和王博文在跟随国奥队结束香河的集训后,便早早地重新踏上了德国之旅;而何小珂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的商谈后,也得到了山东泰山的支持,继续前往西班牙。尽管像黎腾龙最近已经回到国内、在国内俱乐部试训,艾菲尔丁也已经结束租借后回到了广州队,但这并不是像外界所说的那样“跌份”。相反,这些年轻球员身上有一种中国足球数年来一直为外界所忽略的“不甘心”、“不服气”的精神,只是由于中国男足没有成绩的光环,因而更多时候为外界所忽略了。因为独自在海外闯荡,他们所需要面对的的环境与情况恐怕远非国内普通人所能够想象的。不仅面临着语言障碍、生活条件不尽如人意等各种客观情况,而且更多时候还要面对孤寂,遇到困难与挫折时也只能是独自一个人想办法去克服与解决。也正是因为了解这些海外球员的不易,因而国奥队站在一个更高、更长远的角度,将他们陆续召入队中,其实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帮助他们。以这样的方式暗示他们:中国足协、中国国字号队伍没有忘却他们,将他们召入队中,也是让他们对自己更有自信,在留洋之路上更坚定继续闯荡的信念。就像国奥队主教练成耀东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那样,“这些海外球员都很不容易,现在中国足球的整体技战术水平其实并不是特别好,在这种情况下,这些球员能坚持在海外生存、发展,本身其实就是非常不容易的,因为海外的竞争压力非常大,所面临的困难要远超国内。他们有机会能在海外环境中生存下来、能打上比赛,说明他们自身肯定都有一些特点,也是能达到欧洲足球的一定要求。特别是,在思想方面,如果自己不想要、无法坚持,也就不可能继续还呆在欧洲。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几名年轻球员也可以说是中国足球现在在欧洲的‘火种’,我们肯定是希望给他们加把油、更希望他们也能和我们一起合作,一起为这支国奥队努力。”④需让更多年轻人走出去不管是与这些留洋年轻球员的日常接触,抑或是观看他们的训练、比赛,记者的整体感受就是:虽然年龄不大,而且各有各的情况或问题,但突出的感觉就是:这几个在欧洲闯荡的球员,与国内大环境中成长出来的球员还是不太一样,不管是对球的处理抑或是在与欧洲球会对抗中的适应程度,远超本土球员。譬如,现代欧洲足球发展的特征就是一个“快”,这种“快”不仅仅只是攻防转换的节奏、向前推进的速度,更体现在对球处理的速率与频率上。而这几名海外球员在处理方面,明显感觉就要“快”得多,尤其是面对对方上前逼抢时,不会像国内球员显得“慢半拍”。这在99年龄段的李浩然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毕竟他在欧洲已经闯荡多年。而且,李浩然可以司职边锋、边后卫,甚至可以客串中后卫,能够胜任多个位置。记者甚至在想:99年龄段U24亚运队目前在边后卫位置上缺人,完全可以考虑一下。同样,像2002年的李贤成先前曾代表中国国少队征战U16亚少赛预选赛,当时还是司职防守型中场位置,之后就和王博文一起前往德国闯荡。时隔多年后,当记者在比利时、克罗地亚再见到李贤成时,记者注意到,李贤成司职过防守型中场或是中后卫,但被安排到中后卫位置上表现得反而更好一些,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处理球时脚下不拖泥带水、相当干净。这其实就是在德国踢球多年后养成的一种习惯,对中后卫来说,这是非常关键的一点。至于像何小珂、王博文等,作为前锋球员,也都展现出了自己的特点。当然,在这个过程中,这些球员也都存在着一些问题。譬如,当年何小珂在鲁能足校参加国内青少年比赛时,身材就不高。而去了西班牙之后,很遗憾,依然没有长个。记者曾与他开玩笑说:“你咋不长个?”何小珂则坦言:“到西班牙2年时间里,身高没长1公分、体重也没有增加。”而这或许多少影响其接下来的发展。类似的还有黎腾龙,去年刚到国奥队报到时,记者就称其和上次他在潍坊足校代表中国U19国青队参加潍坊杯赛时一样,身体略显单薄。而这或许也是其不久前回国发展的一个很重要原因。相比之下,贾博琰在克罗地亚杜布拉瓦队一样,一个明显的变化就是身体较以前更结实了。在欧洲足坛充满对抗的环境下,身体能否扛得住?恐怕是中国球员能否在欧洲站稳脚跟的一个很重要因素。对于这些目前已经在欧洲并在继续坚守着的中国年轻球员来说,在可能的情况下继续坚守,是他们共同的心声。而对中国足球而言,仅仅只靠这些星星之火是远远不够的,而是需要更多的、更年轻的球员尽快走出国门,尽早融入到欧洲足球的体系中,去深刻体会欧洲足球的氛围,这或许是当下中国足球的一个“捷径”。当然,让现在的年轻球员走出国门,除了年轻球员需要有这样的勇气和胆识之外,更需要国内的俱乐部打开方便之门,尽可能不设障碍地放行他们,让更年轻的球员真正去独立闯荡与成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楚碧瑶科技工作室 » 【观察】中国足球海外力量,困境中的坚守者!

楚碧瑶科技工作室